Pinned post

开个写第八卷的小随笔串,记录一下进度&心得 :azukisan_005:

抓不住想要的风格……难受(开始难受
反正写东西就是一直难受(
回想很小的时候写东西反而不会有这种感觉,写了就爽,有点怀念,但不羡慕,因为那时候写出来的东西回头看都觉得太拉了。一边写一边难受的产物过好几年回来看还是会觉得OK

Show thread

现在的疑惑是作为引入的话这个部分着实有点长(大于2万字)
本来的计划是不想把第八卷写得特别长的,但是如果前传就有2万多字,那本传得写多长才合理啊

Show thread

2022.10.4:
修改前传第一稿中
原来的想法是把主角这一辈子遇到的人分别以传记的形式写出来,然后串联成主角本人的经历
之前写了庞小蝶,写完了,还写了一半的梁连城。刚写的时候感觉还不错,但是中间搁置了半年回头看有点担心这样子可能不连贯
现在在这个基础上稍作修改
并且把与主角开始发力前的事情作为一个前传单独拿出来写,可以作为第七卷的一个番外也可以作为第八卷的引入,可能这样会更合理

Show thread

开个写第八卷的小随笔串,记录一下进度&心得 :azukisan_005:

我真是服了和谐词了,饮**致,我心想食细没什么好和谐的吧,突然想到原来是饮食精致……我真的草你……

啊啊啊啊啊啊终于搞到新的梯子了,季卡只要49啊啊啊啊,,受不了了终于爬上来了。。。。想你露山!!!!😫

好想开个串连载第八卷大家说猴不猴啊

东海孝子郭纯丧母,每哭,则群乌大集。使检有实,旌表门闾。后讯,乃是每哭即撒饼于地,群乌争来食之。其后数如此,乌闻哭声,莫不竞凑,非有灵也。【田单妙计,可惜小用。然撒饼亦资冥福,称孝可矣。】河东孝子王燧家猫犬互乳其子,州县上言,遂蒙旌表。乃是猫犬同时产子,取猫儿置犬窠中,取犬子置猫窠内,饮惯其乳,遂以为常耳。【即使非伪,与孝何干?】 (《古今谭概·谲智部·《朝野佥载》两孝子事》)

推荐宝宝们买这个面,不会坨,蛮筋道,无限接近鲜面,也很容易入味,而且小袋装,方便存放。我吃过后家里就只放这个和意大利面了

失调名/宋 赵令

脸薄难藏泪,眉长易觉愁。

被操得满地乱爬 被操得四脚朝天 我都忍了
什么叫操得像被喷了杀虫剂的张狼一样四肢抽搐

这盆就是我说的,“黑松小时候很丑”。。。一定要等到每一个分枝再有小分枝一到两轮,叶层才能浓密起来,不然就有点像蜘蛛脚,但每年最多只有一次分枝的机会,所以黑松完全是由时间创作的艺术。这盆今天早上又把每一个分枝固定了一下高度和走向,希望各自变成像云片一样的平层,然后层层叠叠的。我只能尽量保持它健康的生长,剩下能用力的只有耐心了。(注:如果用的是以盆景颗粒土为主或者排水性很好的土壤,黑松还是挺喜水的,也喜欢云雾缭绕湿度大的环境,所以不用太吝惜浇水和叶面喷水。)

#家庭绿植蓝图

那天遇到爷爷了 问他为什么白猫变那么胖 爷爷说因为给她嘎了

Show thread

Red-lored Whistler

Chunky gray songbird with a heavy black bill found in dry forest and bushland in parts of semi-arid southern Australia. Male has pale orange throat that extends above bill, gray breast, and paler belly. Female similar, but plumage tones more muted and paler. Compare Gilbert’s Whistler, which is darker in front of the eye, and the orange chin does not extend above the bill. Many different calls, including a repeated "chew-chew-chew-chew," a Rufous-Whistler-like "eee-chong," and other tuneful whistles.

Link: ebird.org/species/relwhi1

感觉两种人很1 一种是精神很强大很稳定的 一种是精神很强大但是很不稳定的

Show older
Rhabarberbarbarabar

本吧服务器位于德国。欢迎小伙伴们分享生活和语言豆知识。
新用户注册请
1. 填写详细的申请理由,或者附上别处的社交账号。
2. 给出 Rhabarberbarbarabar 的中文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