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在星露谷的马叫被逼
本来是想说,baby,但是全屏游戏界面看不到备选词,打出来,被逼
也行吧,毕竟马也只是被我逼着骑

以前有个同事健身,朋友圈会发露奶照,也不屏蔽我们这些女同事
妈的,能不能有点礼数(礼数,,)我觉得我奶子很漂亮但我也没在朋友圈发裸照啊

谁都喜欢宽肩蜂腰的男的
但是三次元遇到这种男的,一般都是晒肌晒餐朋友圈+似有若无的撩骚+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炫耀,三合一油腻组合拳,每次看到,我都会难受一整周

不想发微博,就在毛象发一条。
微博上有博主建议大家去投票的时候随便投谁只要别投那个Tiffany G就行的策略,不是最科学的,反而有可能分散了中文用户的选票。
随便举个例子:
假设有ABCDEFG七位候选人,要从中票选出两位当选。
你不希望G当选,除了G之外,其他六人谁当选你都无所谓。
已知七位候选人目前的基础得票都是10票,你和你伙伴们手里还有6张可投出选票,G的支持者手中有2张可投出选票。
那么这个时候,你到底应该怎么投票才能确保G被票出呢?
如果你乱投,给ABCDEF一人1票,而G的支持者集中给G2票……就算你的6票远多于G的2票又怎样呢?
但如果集中你手里的选票,给A3票给B3票,而G只得到2票——
我们墙内人,真的,毫无选战经验。
如果这个TG就是有备而来,早就在这一年期间给自己准备好了票仓,现在喊着要把她票出去的中文用户的选票再一分散,那根本是泥牛入海约等于你们根本没去投。

看到男性气质女,小露心想:难道女的不是好得不得了与完美?男性气质算个吊

刚才去给妹妹之前的主人,就是那个老爷爷说了妹的噩耗,爷爷表示很难过但也无可奈何
顺便看到了妹的哥哥......我的天,好壮实的哥......比毛鸡还胖,跟妹临死前相比让人无法相信是一胎生的,看样子妹食入异物真的是很早之前的事了
爷爷说这个哥哥不乖的。想想也是,身体好的猫一定会精力旺盛

内含猫屎 

妹出事以后我回家语重心长地教育猪王:猪啊,真的不要吃塑料袋了知道吗,你看妹都这样了……真的别吃了你也想被肚子拉一刀吗
过了会儿去给猪王铲屎,一看那粗壮的粪条,我又......感觉不是从猫的肛门排出来的,感觉是从坦克炮膛里发出的某些物体......这样的猪王,真的会被什么东西堵住肠子吗……也许世上有菊花超市,猪王可以加盟

去接妹妹回家了,呜呜宠物医院还说免掉了妹妹住院的费用......

发动群众提案(所有AO3作者看过来)

如果还在更的话,记得今天改/写文的后记那边(总之就是无关正文的部分)写一个投票相关的,说明一下这件事,让大家重视起来

所有人一起努力,能多一个人搞明白那就多一个搞明白这事

“说原有个一心修行的小禅师,一直只饮水吃饼、念经度日,住在茅草屋中,为人开解烦忧。他刻苦谦卑,终于修成一方有名的大士。菩提使者来谒,说城中佛寺落成,请他去参观讲经,他便欣然应允,带着一拄一钵,此生头一回向城中去。
“城中佛寺富丽堂皇,香火繁盛,来往的佛徒信众川流不息。禅师来到宝殿之内,见此地供奉着金漆彩妆的佛像,其华美匪夷所思。禅师跪拜之后,伸手抚摸了金佛,谁知那佛像上的金箔便牢牢粘在手指上,如何都洗不脱了。城中僧徒挽留他在此留下,称大士唯有留在城中,才能教化更多人。大士痛苦万分,悲声道:‘我已玷污,终究也回不去。’便留在了佛寺中。
“大士在寺中讲经,过了二十年,圆寂西去。其弟子为之洗身沐浴,看到大士手指上沾着金箔,如何都擦洗不掉,不能令师父洁净而去。便有弟子说道:‘既然如此,不如将金箔遍漆师父身体,做成金身供奉起来,也就完满了。’众人同意,于是把大士的色身用金漆涂抹,供于龛前,令人们参拜,如此二百八十九年。
“至战乱饥荒,佛寺已无人问津。乱民涌入宝殿,将殿堂中一切贵重之物全部砸碎,分抢一空。大士遗体上的金箔也被人尽数撕落,就连手指上那如何都洗不掉的一片,也脱去了。大士此时突然苏生复活,悦然道:‘污浊已去,我可成佛了。’可见真佛在此,这才是殿中最宝贵的事物,却无人重视,人人眼中只看见他的金身。人们为了生存,把他的金身剥落,将他解放,算是两相成全了彼此。”

没事,我自己的话从昨天医生说要做手术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之前毛鸡食物中毒没来得及带他去医院(疫情封城了)很遗憾,虽说鸡命如此,但还是,,,,
至少妹妹努力过了!!
今天中午医院打电话来,我接完电话,猪王就在外面客厅哇哇哭叫,以前都没听他这样,不知道猪王是害怕呢,还是难过呢

还是没挺过...妹妹去猫星了,唉
天上可以随便玩毛线🧶 去天上玩吧

传闻坚子哥家暴还精神病,十天没出席发布会了,疑似要塌房,而且他级别不够敏感字待遇,消息在墙内已传疯 :blobcateyes:

医院发来的视频里 医生说妹妹状态还是不太好 一直躺着不动
但是按时间顺序看医生发过来的三个视频,感觉眼神还是有逐渐变活泼,总之活过手术后坚持的时间越久越有希望......妹妹好强 一定挺过去

人世间有一些露可以接受但无法认同的事
比如古装权谋剧本判断获胜的标准只是主角团是否得到了皇帝的肯定
我知道古装剧,是封建皇权背景的话几乎绕不开这个问题,但我以一个当代人的身份仍然觉得,讲权谋,但您不讲民生经济,不讲国际关系,不讲政体改革
整天讲太子是不是皇帝的亲儿子,庶子的母妃得不得宠,反派团是不是杀过好人,反派团里的女性在后宫是不是蠢蛋
那我觉得。。。。呃,算了,我退出

而且今天还发现不同宠物医院之间的价格实在是天差地别
出门前给三家打了电话,一家已经倒闭不干了,一家听完我陈述病情说住院是60元一天(后来我去了这家,实际上住院只需50元一天),最后一家支支吾吾,问了我很多猫咪的年龄和体重,我说妹妹才2斤,5个月。他们最后回复我“住院的话每天300-400吧,看这个情况可能要住一周,大概要两千多的样子”
说真的打电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有点惆怅,妹妹这个样子了我还在在意钱的事,怎么可以在意钱的事。打完电话心里好像有个小人在跟我说“怎么样?这电话还是得打的吧”

太长叠一下 

今天去给妹妹看病还经历了一些事
因为凌晨开始就在陪护她,一直断断续续睡觉不敢一下睡过了,上午打了几个电话就匆忙赶到隔壁城镇去,整个白天没时间吃饭喝水,一直到妹妹进手术室我才去外面觅食,那时候下午两点半了
宠物医院外面一条街算是城里比较老的小区街道了,照理说商店开业率也该是很高的,至少2019年那段时间,这一块一直是烟火气很重的餐饮业活跃地带,走十步就是一家饭店
天也又闷又热,走出医院去一两百米,举目望去竟然没有一家饭店开门,大部分店铺都把卷帘门拉了,好几家都贴着店铺转让,看了有点触目惊心,早就知道现在生意难做,怎么萧条到这个地步了
那时候都无暇想这种家国大事(家国大事),就想着找个地方填饱肚子,走了好一阵终于看到一家招牌是“杭帮小吃”的小店还开着。走近的时候一直在想,什么人用这么一个名字做店招牌啊,不知道我们这极度不推崇杭帮小吃?杭帮菜是给外地人吃的。本地人没拿杭帮菜讲笑话就很积德了
但是吃人家馒头就不好骂人家嘛对吧。走过去看到营业的夫妻俩正在扫洗,担心他们也准备午休歇业,赶紧问了句“还有吃的吗”,对方很快很殷勤地说有有有,明明一副收摊的样子了,马上对我说“有包子,有米粉面条,这个招牌上有的都还可以给你做。你要吃什么?马上做,”很明显的留客意,口音是外地的,难怪不知道杭帮菜的梗。夫妻俩估计三十不到或者刚出头。
感觉对方也太不容易了,三四十度的天,餐饮业本来就那么辛苦,现在又不景气。他们定价很便宜,一碗面一碗米粉就五六元的样子,特意麻烦他们开火心里有点过不去,我就看着蒸笼上还剩下的包子说拿这个就好了,不麻烦你们了。他们给我装进快餐盒里,我也走累了,就在他们店里坐下来吃,夫妻俩还帮我把空调打开,真是有点过意不去……甚至有点后悔说要坐在店里吃,十个小笼包加上豆奶一共也才十块钱,这么长的午后可能就我一个客人,还一直坚持开着店面,空调、电扇、炉灶这些都是成本。
一边吃,我一边跟他们聊天,问开店多久了。俩人回答说才开了十多天呢。又问还景气?他们婉转回答“店是要养的,头几个月总归不好做。要是过了三个月还这样,那就不好说了。”后来絮絮叨叨说起每天的流水,加上外卖是七百元。我知道这一带开店日营收七百还是赚不到钱的,可能勉强收支平衡。他俩透露自己还有孩子。又透露说“认识的谁谁谁现在每天要赔700呢!”
吃完的时候门口又经过一个客人,他俩还是特别热情地挽留,“有米粉,加酸豆角的,还有这里你想加什么,就加。”我吃完刚准备走出去,看到那个客人被他们招呼进来了,我心里感觉很释然(空调终于不是为我一个人开的了)。

テスラのロボットは 人間 入ってそうで ちょっと怖い

Show older
Rhabarberbarbarabar

本吧服务器位于德国。欢迎小伙伴们分享生活和语言豆知识。
新用户注册请
1. 填写详细的申请理由,或者附上别处的社交账号。
2. 给出 Rhabarberbarbarabar 的中文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