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 我宣布男刀是英雄联盟最好玩的英雄 下一个练阿卡丽 刺客 好玩

200mg的思瑞康比笔盖直径还大 吞都吞不下 已经在嗓子眼卡了十分钟了

昨晚梦到了非常冰恋的情节。梦到我抱着我家狗的尸体,一点都不像尸体,我没觉得是冰冷的僵硬的。我就像之前那样捏捏抱抱它。

过完这个折磨的学期又打了一天了英雄联盟之后顿悟:
道歉是没有意义的 道歉不会让对方好受一点 有时间道歉不如自己做的更好​:azukisan_expressionless:​但是我就是学不会中单男刀啊 我唯一会玩的就是赛娜555555 ​​

感觉现在的精神状态比19年还差 19年能够逻辑自洽地说服自己我自杀天经地义 现在只能一边哭一边伤害自己觉得自己活着对不起所有人死了对不起真的爱我的人 我受够了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失控的生活

不知道在焦虑什么 感觉又出现了轻微的阅读障碍

我和一个朋友的很长 很无聊的故事 

莫名其妙想讲一个毕业季的故事。A和B都是我前男友的朋友,在我俩分手之前,我和AB已经是朋友了,因为A很像小朋友,我前男友在AB吵架的时候总会偏袒A,我就总会去安慰B,所以其实一直到大一下我和B的关系都要好于我和A。我俩曾经也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他一个学物理的甚至会来听我的专业课,只因为我说政原好难但是老师讲的好好,你要不要来。后来B和他在我院专业课上喜欢上的一个女孩在一起了,我们的关系似乎没有太大变化,除了他陪女朋友的时间肯定要多一些,但我也没什么感觉。我们两个甚至那个假期还和别的朋友一起去了日本。(是早就定好的,并不是我在他俩确定关系之后提的,他女友知情。)
我俩关系转折的很突然当时《轮到你了》刚播,但我在看《坂道上的家》,他很喜欢《轮到你了》,我就看了一集,但是我不喜欢,我说了一句“男主好像神经病”,他说:“你怎么戾气这么大”。我情绪当时可能不太稳定,已经记不清了,就突然像我们的朋友A那样非常幼稚地删了他微信。我是大二上那个学期十月去的六院,不出意外地确诊后,也没有告诉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联系,甚至没加微信回来。等他再加上我的时候好像已经是冬天了,但关系也已经很僵了。我生日在十二月,他在二月,那年我们还是送了对方生日礼物。这个时候A和清华的比我们小一岁的女孩谈恋爱了,我和这个妹妹加了微信,至今仍然是很好的朋友。我和A在这之后的联系反而多了起来,大二结束的暑假还一起出去玩了。
下一次和B联系到了我的(第一个)大三上,我宿舍有一个空床,他突然问我们宿舍关系怎么样,我以为是在问我的近况,结果后来才知道是他女朋友想换宿舍,想来我们宿舍。那个时候我已经决定休学了,我的精神状态很难支撑我再在这个学校待下去。我在校的最后一天是我的二十岁生日,A和他女朋友还有我们一个共同朋友坚持要给我过生日,虽然清华当时一二九十一点半才散场。B那天问我会不会和A他们一起吃饭,如果有这个局他也来,我很开心地说有啊,一起来吧,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但是他说,要问一下女朋友,他女朋友说和我不熟让他自己去,他说那就不来了。生日那天的最后一刻,我和A、他女朋友和另一个朋友在去五道口一个韩餐的出租车上开心地笑着说“还是没有赶上呀”。
后来就一直没有联系,去年九月我就复学了。有一天他说不小心把我删了,要加回我来,我说好,也没再聊。今年他们毕业了,我最后一个送走的朋友是A,喝了酒我还是没忍住哭了,我们在学五门口拥抱,说了很多再见。和A吃饭的时候他说,B想让他告诉我,不联系我是因为他女朋友不让,那个女生不能忍受他有我这种关系很好的异性朋友。但其实在我复学换宿舍的时候,我回原宿舍搬东西,遇到了他女朋友,我一个没脑子的直接告诉她,感觉B谈恋爱后处理朋友的方式是扔掉,但是没关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我觉得也没什么,他女朋友当时也没说什么。这样一想我真的好像弱智。
本来事情不会有什么后续,结果前两天A告诉我,B很想知道我什么反应,他觉得很煎熬,两边都很对不起。我不恨他,我确实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无话不谈的朋友会在一夜之间断联,但是我并不希望他感到愧疚。我仍然把这理解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虽然在我的理解里异性朋友和亲密关系伴侣可以兼容,但是鉴于我不是异性恋也不想结婚,我的想法也只不过是很多种可能性中的一个。我今天突然想,如果我没有任性删掉他微信,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但是生活就是由很多偶然组成的。
我真诚地希望A和B都毕业快乐。

看海炭市叙景会想起19年之后的生活 尤其是家庭生活 加濑亮演的那个男的真的会让我想起我爸 东亚人才能拍出这种东西来

别人打大乱斗:杀杀杀
我打大乱斗:嘿嘿魄罗 我和魄罗贴贴 我喂魄罗饼干嘿嘿魄罗

准备再打一会去健身房 运动一下洗个澡去图书馆 把法语课补了再把我忘了叫什么但是书在我这 好像是挪威人写的讲西伯利亚一个狩猎族群的万物有灵观的 反正是这本书看了
我倒要看看我能多久不睡觉hhhhh。

感觉多少有点不正常 不过我因为写作业要半夜写本来作息就阴间而且药也不规律 大概是每天都在吃 但是每天不一定是24h 反正周一要去医院 周一的烦恼交给周一

嗯嗯打了一晚上lol 谁说我游戏不成瘾的

薅ljp来带我打大乱斗,结果我一把摇到玛尔扎哈一把摇到奶妈,都是我不会玩的英雄,打了两把ljp人已经晕了,因为要一直说话教我操作教我出装教我走位,还要自己操作。
但是我还是好难受tmd我不想申请了我想死。

被焦虑冲昏头脑。如果想申LLM跑路,抛开我的专业不谈,至少必须有一段律师实习,即使我接受conversion law program,也要找一段律所实习,但我真的是一个绝望的法盲。不申LLM靠MPP MPA IR想润可真的太难了。我现在比我265ms延迟龙女补不到刀还难受。

Show older
Rhabarberbarbarabar

本吧服务器位于德国。欢迎小伙伴们分享生活和语言豆知识。
新用户注册请
1. 填写详细的申请理由,或者附上别处的社交账号。
2. 给出 Rhabarberbarbarabar 的中文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