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依旧是每一次的常规置顶:不通过无原创嘟文,嘟文也不可见的账号的关注,看起来奇奇怪怪政治光谱差太远的也不通过​:aru_0190:

输麻了(………)蹴鞠不值得(
还是趁回归工作就戒了等世界杯吧(……

看到首页TL说开放后大量感染确诊会带来大量的舆论压力要怎么处理
以我对ccp的了解,那肯定是大量感染但是就不给你确诊啦,不确诊不统计就没有舆论压力了(。

我推荐所有人读这本书《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志愿者——一份来自波兰卧底的报告》。皮莱茨基真就是,人类群星闪耀时。他眼中的奥斯维辛好像和别人写的不太一样,他自始至终都那么勇敢、积极、智慧、冷静、善良😭读完再次认定,人类最可贵的品质是勇气,以及对康米主义恶感翻倍又翻倍。

不敢相信,有人能主动前往奥斯维辛,还能在里面感到“幸福”。这书里面的很多东西和弗兰克尔的思想不谋而合,也许他俩是不是还在集中营打过照面呢?

也可作为2022某东方康米大国生存指南参考,但记住,和有些东西相比,奥斯维辛简直是儿戏。

看了香港朋友这条推文,挺难过的。
做中国人真可悲……
当初回归,一定有很多香港人是真心实意的高兴和愿意的,可如今……
现在还对台湾提一国两制,得无耻愚蠢到什么地步,才能在今日香港沦落至此时,还对台湾提一国两制啊?

东城和天才女友我还没看(天才女友第一季看了一半被打断了)我惭愧……下面一定先补这两x

昨天没仔细看,原来notion私下偷看用户资料,疑似和中国做交易。。
被墙那次我记得,开发者是中国人,说是立马和谁谁沟通后解封了,当时还在想功夫网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现在再一想,这开发者500%纯血🀄️,不一般的鸡贼哦。。。
為什麼有些人離開 Notion 了 dwye.dev/post/notion-privacy-c

大家桑,让一让,金卡姆展最值得买周边漂洋过海来到我手心里了

法国人研究中共的书很有意思,而且视角很女性主义。

前面一章还总结出了这些领导人的婚姻模式都是相似的:第一次婚姻往往是父母安排的,自己多半不满意(也不承认)。这批人后面会跟自己在革命中认识的女性结婚,但女方不是在革命中牺牲,就是后来作为“反革命”被镇压。抗日战争时期年轻人怀着理想奔赴延安,其中的年轻女孩就被这些老领导当成新的猎物。毛的四段婚姻就是这个模式,其他人也差不多是这样。

Show thread

@apricotterrazza 我已经受够了这种片面的理解“女人就是非理性的,女人是感性的,女人就是爱看情感八卦” 的调调。
只要上过有几个大老爷们儿参加的饭局的人就能观察到,饭局男性几大话题:

1)政论。但绝对不理性,常常个人观点至上,爱下大结论讲大道理,各种"一大盘棋/我跟你说/相信我",视数据和理论为废土。
2)八卦。哪个公司怎么了,哪个大佬怎么了,哪个游戏新出了,我认识一同事怎么怎么了,我推荐你一支股票绝对涨……怎么?这不叫八卦?这八卦得还少?
3)"你们女的懂啥?“

所以如今一听到“非理性,爱上头,易冲动,爱八卦” 这些个刻板影响,我就觉得这说的是男人的情况绝对更多。

10月1日,《极乐迪斯科》制作组ZA/UM文化协会宣布解散。此协会起源于《极乐迪斯科》的几位创始人2009年在爱沙尼亚发起的一场文化运动,之后为争取投资,ZAUM UK公司成立,并接管了《极乐迪斯科》的版权。去年年底,几位主创全部出于“非自愿”原因离开ZAUM公司,时至今日,可以说《极乐迪斯科》这部作品本身的生命已然走向终结。ZA/UM的第一创始人Martin Luiga撰文称,“解散该组织的原因是它不再代表成立之初所拥有的精神”,而落款处的地址,是塔林精神病学诊所住院治疗中心。
虽然不是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也不想说太多怀念的话语,但此刻我想起,ZA/UM这个名字原本的含义:“Z”代表人阅读时眼睛的运动轨迹,“A”是爱沙尼亚语中“爱”这个词Armastus的首字母,“U”代表“你”,“M”则是“the hum of the blood”,血液的嗡嗡声;连在一起,意为“阅读和爱让你的血液产生嗡鸣”。始于反抗,终于反抗,《极乐迪斯科》这部作品迎来了一个最极乐迪斯科式的结局。

“总有一天我会回到你身边。”
Un jour, je serai de retour près de toi.

ZA/UM解散声明:medium.com/@martinluiga/the-di

@Jiangzibi
简中人都是从小在共产党的酱缸里泡大的,不光是粉红和战狼一身共产党味,女权和反贼其实也免不了从里到外浸出一身的共产党味。
在这里面,我看到的最主要的共产党味是集体主义。在我看来,集体主义的核心不是集体内的团结,而是对集体外的仇恨。当她们为女性,为性少数群体发声的时候,会认为是在为“我们”发声,而牵扯到大陆台湾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把大陆认同为“我们”,而把台湾划分为“他们”。也是基于同样的逻辑,我们会看到有中国特色女权把“婚驴”划分为“他们”并给予仇视,这甚至不仅仅是粉红女权的问题。
第二点是社达,对暴力强权的崇拜和渴望。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是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骨子里的逻辑其实是强大就能打你。很多人为各种事件发声的时候并非出于对某个个体受到不公正对待的愤怒,而是享受于“我们很强大”的错觉,网络让他们拥有了掌握暴力的虚幻快感,可以打着正义的旗号去消灭任何人,而且还经常会成功。这里面有很多被干掉的人确实是罪有应得,但当有人被冤枉的时候他们也并不在乎。当“我们”有能力干掉“你”的时候,“你”就理所当然应该接受“我们”赋予的命运。所以当“弱小”的台湾居然表现出不服从不认命的时候,感到被冒犯的他们会格外愤怒,也格外想将其毁灭。
我清洗这种共产党味的方式是把每个人都当成个体,不论他是男是女,性取向如何,什么种族是哪里人,尽可能不因为天生的无法选择更改的因素去评判别人。我不敢说做得多好,但我感觉这么做确实是有效的。
评论里有人说武统台湾跟追不到女孩就强奸背后的逻辑是一样的,确实如此,但即使是这么简单的逻辑,很多自认为女权的人可能也需要竭尽努力才能想明白。哪怕是对有意识在吐出狼奶的人来说,吐狼奶这件事可能也要穷尽一辈子去做。

中国政府管莫得那索要疫苗技术,哈哈想得还挺美这算盘打的,从这就能看出一切都是为了政治目的压根不在乎中国人死活,一开始为了政治维稳借由疫情之名各种侵占隐私管了中国人两年,折腾一溜够,死活不承认自己的垃圾灭活疫苗不行,现在寻思着二十大稳了未来经济复苏需要mRNA,又舔着脸想吃白食,自己研发不出就想白拿人家技术挂上自己名继续给民族主义加柴火,人家西方又不是傻子,不过能看出ccp也知道普世价值有人性所以妄图加以利用,寻思着西方有可能为了救人就愿意给技术,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研究發現疫情下貧富懸殊情況越見嚴重

有研究發現,本港最貧窮及最富裕的一成住戶,月入中位數差距由疫情前、即2019年時的34.3倍,擴大至今年第一季的47.3倍,結果反映疫情下貧富懸殊情況越見嚴重。研究由樂施會進行,分析政府統計處2019至2021年及今年第一季數據,將住戶月入中位數分成10個等分,第一等分為最貧窮,第十等分為最富裕。其中越貧窮組別的收入跌幅越嚴重,最貧窮的一成住戶今年第一季的收入為2700元,較疫情發生前的3500元,下跌兩成二;第二及第三等分亦下跌近一成。第七至第十等分的住戶月入中位數有增幅,最富裕的一成住戶今年第一季的每月收入有12萬7千多元,較2019年時的12萬元,上升6.3%。報告指出,貧窮人士失業率持續高企,在今年第一季,家庭月入低於全港住戶入息中位數一半的貧窮人士,失業率達到26.1%,較非貧窮人士高出超過8倍。62%貧窮失業人士為40歲或以上;六成貧窮人士失業達兩個月以上,四分一失業超過半年。

Show older
Rhabarberbarbarabar

本吧服务器位于德国。欢迎小伙伴们分享生活和语言豆知识。
新用户注册请
1. 填写详细的申请理由,或者附上别处的社交账号。
2. 给出 Rhabarberbarbarabar 的中文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