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依旧是每一次的常规置顶:不通过无原创嘟文,嘟文也不可见的账号的关注,看起来奇奇怪怪政治光谱差太远的也不通过​:aru_0190:

让女性性工作者“进厂干活”就是个笑话,仿佛进厂打工就能有什么人身保障似的,多少厂妹被性侵怀孕打胎自杀,男的当然想要福利姬去当厂妹咯,被性侵自杀的厂妹拍视频会有几个人能看得到?不仅要敲骨吸髓还要捂上嘴

格莱美这个破奖究竟什么时候完蛋??????

我昨天就发现微博已经发不出含有“狗头萝莉”关键词的评论了,今天看到控制她账号的人发出那条视频,说什么”徐州公安真的很负责任“,所以就”负责“地让她在情绪不稳的情况下还要拍视频道歉、说点正能量的话鼓舞大家不要自杀,然后哭着说自己不配……你们真的该死。

狗头萝莉最急需解决的问题是因虎牙霸王条款产生的欠款。

中国的法律比其他国家更加偏向大企业,比如腾讯南山必胜客。狗头萝莉欠虎牙的钱不是挥霍掉了,而是因为虎牙钻法律空子对弱势群体的讹诈。

现在去骂虎牙逼到主播自杀,抵制虎牙,虎牙才有可能为了消除负面影响做出一些公关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能再看到这种经历以后依然仅仅以贩卖软色情这个理由拒绝理解狗头萝莉,虎牙六百万违约金已经陪法院判决生效,B站两千万的违约金合同想骗没骗成,不管是多么不成比例的惩罚性赔偿金额,法院都能支持,只要是在大公司的合作法院,根本没有公正可言。这一点上不论是被判天价违约金的主播还是月入两狗的大厂程序员,所有人都是一样的,老板赖账的时候真的在意劳工出卖的是脑力劳动还是软色情吗?

Show thread

Renaissance今年再拿不到年专就……!!!!!!!sha了格莱美

看到象友推荐The Dawn of Everything (万物黎明),以及Bullshit Jobs: A Theory今年又出了新译本(毫无意义的工作),我又支棱起来为心爱的作者David Graeber卖安利了!

David Graeber的写作主题大部分是人类学和无政府主义。他的行文风格非常轻松有趣,一点也不端着故弄玄虚,但所讨论的既fundamental (问题本身) 又edgy (他的观点和角度)。比起给出一个严密的理论框架或者提供一个解决方案,他的写作是为激发读者自己的想象力和思索而生的——这也和他作为无政府主义者相信普通人可以通过思考和尝试去管理好自己身处的社会并且推动它的进步(不需要被一群“精英”统治)互相呼应。这种信念和想象力是普通人面对庞大统治系统能(哪怕微小)resilient的火苗。

“想象力”是我对他写作的最强烈感受:不仅是对历史的想象力,比如人类曾经有过许许多多不同于今日父权制等级制的社会结构实践(并且找到了证据);还有对当下的想象力,比如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可能比我们自己所想的更强大、系统可能比我们所想的更容易崩溃(我爱死他提出的“direct action”和“pre-figurative politics”理念了);以及对未来的想象力,比如我们在推翻旧的统治者之后可以不用新的取代他们,而是用新的更好的社会结构取代旧的,等级制不是从来就有的,当然也不必是永远存在下去的。

如果觉得啃一整本书太长 (而且万物黎明目前还没有中译本),可以从短的文章试水呀。他的文章和访谈也很棒。以下是一些我觉得特别有趣的:

自述:我是怎样成为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如何改变人类历史的进程(至少是已经发生的那部分)
mp.weixin.qq.com/s/FHdR5zxsOXt

胜利的冲击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技术减速主义:我们为什么没等来“飞行汽车”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互助也是一种激进:恢复“冲突与和平之真正比例”
mp.weixin.qq.com/s/fDZw9ybn2L-

最后摘录一段我最喜欢的话 (出自《访谈:“直接行动”与“预兆性政治》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
“无政府主义者之所以喜欢“直接行动”,是因为它拒绝承认权力结构的合法性甚至是必要性。彻底退出规训博弈,宣称我们能自主行事——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惹恼权威了。“直接行动”就是表现得你好像已经自由了似的。”

@board 今天傍晚,这位因为去了亮马桥而被刑拘的朋友从朝阳看守所出来了。为他高兴,也想记录一下这段时间的观察。
1、看到很多人说,被刑拘的几乎都是女性,一位叫lola的象友说:“如果你认为其原因是男性抗议者的亲友没有发声,所以我们没看见他们,那恰恰也说明了发声的女性数量非常多”。这位被抓的朋友是一位男性。我并不想贬损任何他的朋友,但在我试图和另一位女性朋友一起帮他找律师并公开他的信息时,我被莫名其妙拉到了一个他的朋友的群里。他的男性铁磁们给出的说法是,“你这么做不是要把他老板的公司毁了吗”;“这还是看他家属的意见”。我不认识这些人,但我知道他们一定是男的,因为女孩不会这样说话。 他们的言下之意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你否定了,看起来在替别人考虑,实际上他们真的认为自己能教你点什么。他们自始至终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看热闹,显得自己很正义。真正做事的人永远都只是女性。一起帮忙联系律师的朋友,她甚至跟这位被抓的朋友并不熟。他的妈妈和大姨也是奔走的主力,不管是一次次来到北京,还是联系律师,找关系,包括今天从看守所出来,也是大姨把他接回了家。
2、家属心态的转变很有意思。他的妈妈很好,自始至终不觉得他做错了任何事,支持他的行为。但一开始他妈妈的想法有些迟疑,比如要不要请律师帮忙去看看守所看看孩子,以及要不要公布他的个人信息,阿姨一开始并不情愿。她认为和家属对接的警察很客气,不希望和对方“对着干”,甚至也发过包括从爷爷辈开始的工作和党龄等家庭背景介绍的短信给警察,试图证明儿子根正苗红,绝无二心。后来,阿姨发现这样没用,坚定了请律师的想法,不管是放人还是判刑,必须请律师进去帮忙看看孩子,她不再相信警察维稳的说法,“就是糊弄我们拖延时间”。她说,警察一直安抚他们,但是并没有什么有效信息。你看,他们其实怂得很,怕家属闹事,也拿捏了家属对孩子的担心。他们当然没有有效信息,因为所有的操作都是黑箱。阿姨后来跟我聊,她说警察即便已经定性这人问题不大,“心性不坏”,也要一直关着,不给明确放人时间,这样不但惩罚了当事人,也震慑了家属和朋友。我觉得警察的说法很好笑,这帮人有什么资格评判一个人心性坏不坏呢?好坏的定义又是什么?进去的这些人谁又是真正的“坏人”?阿姨说,这些年轻人“有思想,正能量,有文化的人,但是不被需要”,他们的思想是危险的。几天前,阿姨说这件事改变了她很多想法,包括她对社会的看法,和她的信仰。她没说透,但我理解了。
3、如果没有这件事,我可能还是法盲。希望每个人都了解一些基本的法律知识,它总归用得上。
4、这些日子除了帮忙联系律师,帮忙搜集信息,做得最多的就是帮他的妈妈缓解焦虑,积极准备,但是保持心情稳定。关于我为什么要帮这位朋友,实话讲我们并不是那种特别要好的关系,他说我在他的微信置顶里,但你知道吧他微信置顶有30多个人……我没想太多我应该做到什么程度,没想过值不值,这就是我该做的事,就像他走向了亮马桥,他觉得这是他该做的事一样。正是因为我知道难,也许他的家属能获得的信息并不多,也许他的朋友不知道要怎么帮他,我才应该做。他出来了,我为他高兴,但我不会认为他欠我任何东西。此时此刻元宵节还没过完,祝他平安。

Show thread

@swy2020 我的一個朋友前幾天正好和我說了一個類似的事情,她認識一個臺灣女孩子前幾天自殺了。那個女孩子也是家庭環境很糟糕,父親涉毒入獄母親賣淫,曾經做過性工作者,具體的細節我不太清楚,也許沒有公權力介入懲罰,但道德上的羞辱肯定是少不了的,不然她也不會自殺。我覺得受儒家文化影響的東亞幾國在蕩婦羞辱這方面都半斤八兩,就算是日本看似性開放程度很高,但是也有看似風光的AV女優退隱後自殺,有女演員揭露名導演性侵最後自殺,有舞妓揭露行業暗營業最後自殺。
性行業本身就是在用尊嚴換錢,而這種對尊嚴的踐踏又是通過支配身體達成的,是對身心的雙重迫害。性需求確實不能被消滅,但性產業就是在剝削,又通常是對女性的剝削。不能說因爲性需求無法消滅就認同性產業的存在,只是現實能做到的,只能是給被剝削者提供一點有限的幫助,不要讓她們的處境更悲慘罷了。

转 微博

share.api.weibo.cn/share/36535

@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这是一套“秩序”

@dancing-alloy: 上野千鹤子在《厌女》里讲出同样的事实,在男性的逻辑里,女性被分类为不同的价值:同事、妻子、猎艳对象、泄欲对象。

在線报警,上海某企业家的长期性骚扰和猥亵

同时希望上海市中级法院能看到这个帖子。

1)在中国的派出s,被强迫与性暴力加h者见面,被怒吼、威胁。
2)中国法院对性受害者不给予任何照顾。在海外的很多国家,可以考虑与性受害者分开处理,也可以不与对加害者们见面。如性受害者参加开庭,会请心里专家,医生,妇女联合会的人士等,为受害者提供安慰…希望上海的法院提供按国际人权标准的服务
3)微信的语言和图片性骚扰,除了太贵的方法和提升难题以外,为什么不相信呢?弱者不能参加审判的结构吗?…希望上海的法院提供按国际人权标准的服务
4)对于外国人,只能通过微信参与在线审判,但同时不能让他们看到微信中的内容。电脑旧,而且日本的电脑中国的系统不能动,怎么办?…希望上海的法院提供按国际人权标准的服务
5)希望你们知道有这样的性sr的真相。断断续续地不顾弱者,只偏袒某个当权者?
6)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去调查证裾?或者为有权者加h人不利的证据的话,故意不去调查?为没权人没公正?
为了通过这篇投稿向上海市法院传达当事人的声音,希望能在线拨打110

⬇️關注郭藝,「一個小糾正:她不是張貼時被捕的,她是在自己住處被捕的。」twitter.com/women4china/status
以及,轉發她朋友製作的聲援海報⬇️ twitter.com/zhoufengsuo/status

很多男性其实心里明白得很,他们为什么一定要羞辱性从业者,一定要强调狗头萝莉(即便她并不是性从业者)是自甘堕落
因为一旦性不再是一个女人一辈子不能翻身的污点,哪怕只是些许松动,这也意味着:
1 性从业者可以离开这个倍受剥削的地狱,寻求更好的生活,那么与性相关的消费都会涨价
2 性不再是永恒的污点,那么他们贞洁的妻子也将不复存在
所以他们不愿看到任何一个女人从地狱里逃走

My favorite ADHD gift is the confidence that I can do just about anything if I find it interesting enough.

#adhd

Show older
Rhabarberbarbarabar

本吧服务器位于德国。欢迎小伙伴们分享生活和语言豆知识。
新用户注册请
1. 填写详细的申请理由,或者附上别处的社交账号。
2. 给出 Rhabarberbarbarabar 的中文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