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那么就推荐一下 Ynglet,是一个很可爱的闯关游戏,扮演一个浮游生物在泡泡间跳来跳去,画风和音乐都很可爱,非常短但是也不贵,可以先试玩一下免费的 demo:blobcatmeltthumbsup:

Pinned post

今天下班特意去买了今天的时代周报,时代周报是德国发行的周报,目标读者群为受过良好教育者,主要为学者和知识分子。该报的政治立场偏向自由主义或者社会自由主义,但在左翼和右翼之间有过几次摇摆。在争议性的话题上该报也给予不同立场者发表言论的空间。
今天头版头条是中国抗议的内容。文章作者杨希璠是时代周报驻华记者,长期生活在北京,亮马桥抗议她就在现场。时代周报旗下政治性播客Das Politikteil今天更新的一期,也是她做嘉宾讲自己当天的见闻(她的讲述甚至精确到了时刻……)
她反复地提到这次运动里,中国女性总是站在最前面,也更勇敢,我在德国也参加了两次悼念抗议活动,体感也是这样,女性更多。她从女性和中国人的双重视角去讲这个故事,讲得实在是太好了。

关于伊朗废除道德警察的报道,ins上@from__iran账号有指路一个人对这件事的澄清,几个点如下:

1. 道德警察属于内政部而不是司法部,总检查长 Montazeri说道德警察部门被关闭了,但是内政部没说结束道德警察没说结束审查头巾

2. 过去三个月里,这些新闻媒体以难以核实为由拒绝刊登伊朗人民被处决或监禁的新闻,但却用头条刊登了Montazeri说的这句话

3. Montazeri 告诉议会说要研究要求女性戴头巾的法律,但伊朗议会通过任何法律前需要经过Assembly of Experts 和 Guardian Council。这两个部门并不是选举产生的机构,主要目的是确保所有新的法律符合伊斯兰标准

原文链接: instagram.com/p/ClwA06jgdyt/

只能说感觉跟取消做核酸但做什么都要核酸如出一辙,还是得继续关注这件事情...

White straight cis men 这个称呼真是 buff 满满,看到的时候惊了一下

This happens a lot with tech.

People from underrepresented communities make critical tech, and white cis straight men get credit—even from people who supposedly "critique" white cis straight men.

For example, programming.

Assembly language wasn't invented by a man. It was invented by Kathleen Booth.

The first machine independent language wasn't invented by a man. It was invented by Grace Hopper.

Stop crediting white cis straight men for all critical tech work.

Show thread

有笑到,DHL x Coldplay 的广告,唱什么 we are all yellow​:aru_0160:

‼️緊急快訊:伊朗解散道德警察
歐洲動態報導:
伊朗官媒週日報導,檢察長表示專門檢查女性有沒有在公眾場所戴頭巾的道德警察解散,稱這個組織跟司法無關

德國之聲新聞(英文):dw.com/en/iran-to-disband-mora

⚠️ 新增消息
Channel C HK報導:
然而,道德警察並不是由司法部門成立,而是隸屬於內政部,故有評論認為消息有待確實。伊朗官媒則指,關於衣著規範的刑罰仍會繼續。
全文:channelchk.com/a/5866

法新社报道,伊朗已正式取消道德警察岗位,这是伊朗两个月来抗议示威的重大成就

我觉得挂人不OK所以我不做这种事的,但这人
1.疑似激将法要人实名
2.谩骂
3.支持审查

多说无益,面斥不雅。
好像还是nihao.pub的admin,我觉得不安全,我反正先block为敬,除非确认这人不是网警/不会收集他人敏感信息并送中,我不想要我发表过的数据被这种人看见。

@ziwendong David Brophy这本讲Uyghur nationalism的书值得一看,大概就是讲他们这个identity是如何形成的
books.google.ie/books/about/Uy

所以其实海外UG(当然我感觉是知识分子比较多)很多时候会把自己和东伊运(包括喊东突厥斯坦的口号人)区隔开来,但当然这并不代表ta们不想独立建国,也不代表他们就不谴责🀄人的殖民和迫害,而是说目前manipulate这个概念的人,很多是极端宗教分子,也是很多人不愿意接受的。(没有人想西域的未来落到极端宗教势力的手中)。东伊运还切实参与进了ISIS的建立过程,这也是大的国际环境所不能允许的。西域问题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既有🀄人对UG长期殖民迫害导致UG受教育程度低下生活困苦种族灭绝,又有国际新形势下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四处传播让UG拥抱恐怖主义并希望通过这种手段来独立建国。西域问题是个无解的问题,汉人需要诚挚地道歉和进行巨额赔偿,但也应该远离UG内部的政治纷争,这是我的看法。

原来新疆就是殖民地的意思,维族人还是比较希望我们叫那里东突厥斯坦(能直接叫东突吗……)
youtu.be/Ew4sQYBNmu4

27号那天在上海乌鲁木齐中路被带走,具体原因不说了怕被认出来。

先是被拖走的,又四脚朝天被拎了一段路,后来让我自己走的。同时进去的男性还有被拳打脚踢的。对我没有。这个时候手机就被收走了。铐上手铐进去之后被分到一个派出所等处置。一个派出所大概处理十几个人,基本上都是这个流程进来的。进去之后询问有没有拍照,传网络。提供手机密码,有也不让删掉。简单录个笔录问是不是党员,有没有国外留学经历,问进来的原因,接着就是等待。再录详细的笔录,查监控,核对细节。十几个人一个个来。态度好承认错误,没有犯大事,说只是去凑热闹的,写个悔过书。总共不到24小时流程就结束了。还有很多详细的事暂时很混乱理不清先不写。
24小时没有睡觉。
总体感受是,公安局我也进过了,体验过一遍了,并没有很可怕,很多流程在法不责众的情况下警力已经出现不足,他们也开始走过场了,我站出去的时候就已经不怕死了,现在我死过一次了,我更不怕了。对方是什么样的我也已经知道了。站出去过的我就是和没有站出去过的我不一样了。

转出禁止带ID

▓▓▓▓▓▓▓▓▓▓▓▓▓▓▓▓▓▓▓▓▓▓▓░░ 92%

12月1日,各大媒体纷纷开始报道,无证据表明新冠存在后遗症。
在过去三年里,新冠后遗症始终是一个在中国民众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亦是在之后世界各国逐渐放开之后国内清零派据理力争的焦点所在。

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政府,都是因为公民让渡了一部分权利才得以构成的。政府的公权力只能来自于公民权利的合法出让,因此也必须受到公民的制约。这是现代社会里公民头脑中必须有的意识。人生天地间,生来便拥有人权,人权高于一切权力,更不必说高于一切狗屁政府。公民的权利来自人权,人权天赋,并不是由任何政府、统治者赋予的。而长期以来CCP宣传中的“老百姓”、“社会主义建设的螺丝钉”就是在掩盖他们统治下人民的公民身份,从而便于他们剥夺中国人民的人权。这种洗脑教育显然行之有效,人民条件反射般地形成了对政府“感恩”的思想回路。仔细想想,在夺取大陆政权之前,CCP许诺的民主选举、多党执政到现在一条都没有实现。即便是他们自己写在宪法里的公民的言论、出版、集会、信仰自由这些基本公民权利在简中社会也根本不存在。这样一个政权,归根结底就不合法应该滚蛋。从1949年到现在,这个政府一直就是靠侵犯人权,压榨人民劳动剩余价值得以延续。所谓改革开放,不过是在他们自我认识到如果经济崩溃自己的统治也要玩完时一种续命手段而已。不要因为曾经被铁拳打得奄奄一息,而后来铁拳锤得没那么狠了就感恩戴德心生欢喜。正常的生活应该是没有铁拳的。

最近一直想感叹一句虽然无比cliche但是有用的:真的得多睡觉!尤其是知道可能stressor多的时候!尤其是身体精神状态不好的时候!睡不够的话虽然可能也能function但是可能就会压力大时更想吐啊 精神更难集中、头疼啊 焦虑的事变得更让人焦虑崩溃 感觉没有精神坚持下去etc.(请填入您睡不好时的表征)(想死还是一直很想死的但是睡不好时就格外想死呗)

这条不是具体教人怎么入睡的毕竟这种东西也蛮多的 而是喊一句可以有「我想为了自己多睡觉!」这种意愿 然后再从这个想法具体实施到几点提早上床、几点不玩手机之类的措施。即使这样也很难也是肯定的,I know how that feels……但是…没有但是了,虽然很难还是先抱着多睡的想法多试试吧

。最后车轱辘一下自身感受就是 虽然平时睡六小时可能“也没关系”但是睡八小时就是比六小时舒服,能睡六小时也比四小时舒服,能睡九/十小时就更好了起来感觉可能比八小时还舒服呢!这种经历本身也是一种正反馈吧

Show older

我鳗鱼 :unagi_sway: 也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s choices:

Rhabarberbarbarabar

本吧服务器位于德国。欢迎小伙伴们分享生活和语言豆知识。
新用户注册请
1. 填写详细的申请理由,或者附上别处的社交账号。
2. 给出 Rhabarberbarbarabar 的中文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