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我室友说了好几遍我想要一个专门装杂草的花盆,还给他看了好几次盆里的杂草长得多好,一起猜到底是什么草。
结果他今天收拾屋子的时候把我的杂草拔了。

我可不可以杀我室友。

Show thread

我觉得最奇葩的对话还是我室友跟小姑娘她妈妈的,室友到现在也没支付抚养费,其实他是愿意的,但是貌似两人到现在也没商量好。半年前他转述的对话是——
小姑娘她妈:你要付抚养费。
他:没问题,付多少,你给个账号我。
小姑娘她妈:不行,没得商量,你要付抚养费。(挂电话)
我听了之后?❓ ❔ :blobmojiquestion: :hotcherry_agadegadwdzpew: :blobcatwaitwhat:
但是跟室友相处这么久我已经不相信他的转述了,我认为是他的理解出了问题或者漏了对方的什么关键词…我真的不相信以上的对话是可以出现在人类中间的。

或者:
我:你看我这里有一个 bug,我这样这样一搞,就输出这个。
室友:你能不能复现一下这个 bug?
我:?
室友:就是你是做了什么操作之后输出这个的?
我:(?我他妈刚才不就是在复现给你看吗?)

Show thread

虽然我总抱怨室友,但是他给我带来的并不都是负面的东西,总之就是很复杂,随便举个例子就是刚刚他帮我 debug,交流过程简直就是灾难,我明明光标选中了一个区域,用手指指着问他这里什么意思,结果他突然开始解释一个别的东西,完全无视我高亮的区域。我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交流问题,但就是会出现,全都是这样千奇百怪的我问东他答西的情况,我崩溃到发脾气,但最后确实是在他的帮助下解决的问题…
总得来说就是他对我生活帮助挺大的,但是要获得这种帮助成本也很高…

今天做菜没有葱了,把放久的大蒜上长的苗全拔下来炒了 :aru_0150:

虽然这样讲对抑郁症患者不太友好但是 

我真的烦透我室友了,一天到晚躺着一点精神气都没有,看他那个样子我的状态也会被拖垮,本来我也不是什么神经强大的人。早上看他状态不好我就好心给他泡了杯茶,说好喝完茶就收拾一团糟的公共区域的,结果躺在地毯上一张厌世脸一喝喝半个小时。为了躲他那张脸我把自己关进了厨房,结果刚坐好他就推门进来说要弄早餐吃。我在这里打字吐槽他,他就在我旁边呆坐着,这么半天了还没开始弄早餐,看来收拾房间也是遥遥无期了。

我在组里发:我对烧烤没有兴趣,但是不知道你们下次聚想不想玩桌游,我从图书馆里借了个 Pictures。
教授:这游戏我家有。
另一个组员:这游戏我家也有。
我?!搞起来赶紧的

我去看了下 BBC 抗议河南市民攻击记者的推,发现评论里很多非中国人在说“报应”“滚出去““中国做得好,爱了”之类的。。
所以 BBC 名声很差吗?到底干了什么这么招恨?有人提到了 Julian Assange
twitter.com/BBCNewsPR/status/1

刚看到德国网友说没人在乎你怎么想:Juckt keinen, was du denkst.
这个 juckt 好好笑,好传神。

刚刚发生的一则小崩溃:
我很专心地打字注意不误触,打到最后疑似打错了,就在我瞄准待定词确定自己没打错,准备长舒一口气的时候,手机突然出 bug,整个键盘消失,我还得重打最后一个词组…
现代科技每天想着法子让我崩溃。

没有时间概念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无论有多少次经验也无法纠正错误的认知,每次发现自己一个简单的任务花了很久之后都会感到惊奇。
我现在很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测量自己做一件特定的事需要的时间,比如切完黄瓜抬头看看钟,腌好肉再看看钟。今天读书读半天也没翻几页,感到困惑,于是决定集中注意力测量自己读十页的时间,结果才一刻钟,很开心。
(然后玩了半个小时的手机 :aru_0360:

Show thread

我讲这个是因为当年数学老师说过“不存在粗心,粗心就是知识点没掌握好。”不知道为什么我记到现在,当时很伤心的,我以为我学得很努力,知识点也掌握得很好,但还是不够。知道 ADHD 的存在之后想到这句话就更伤心了,倒也不一定是说我有,就是觉得这种话太霸道了…
我觉得我粗心可能跟我平时跟电子设备交互的时候不停地误触是差不多的原理。

Show thread

我总觉得各种心理疾病我都有一点疑似症状但都不是很严重,比如 ADHD 的症状, 高三整个班没人迟到,除了我天天迟到;现在每周三的组会我经常完全没想起来然后睡过头;数学成绩中学的时候一直不错但是特别粗心,各种这里漏一项那里抄错,我到现在都无法相信自己的计算能力,都是在 LaTeX 里做算术,隔几天就反复验算一下…各种各种。
但就感觉不碍事,而且总觉得这些个毛病很多人都有…抑郁也是,有几段时间很灰暗而且想自杀,诊断的是 Dysthymia, 但是因为约不到医生也没有任何后续治疗。不过我觉得我把这些个毛病当成我性格中的一部分了,好像也不是很排斥,而且看了一些相关的书,里面讲的有些方法都挺靠谱(比如抑郁了就思考一下是不是没睡好没吃好没运动是不是有什么具体的事在困扰),总之我觉得我近一两个月的状态好多了,最大的进步就是不再指责自己了,如果做得不好就改进,不会 judge 自己。
我也不执着于一定要做个诊断什么的了,就看看相关的书,里面有什么针对具体问题的靠谱方法就照着做好了。

Verlegen fragte ich, ob sie sich an das Lied von gestern noch erinnern. Da sagte ein Junge: »Genossin, wir müssen zuerst die Hymne singen.« Ich fragte: »Wollt ihr oder müßt ihr.« Die Kinder riefen im Chor: »Ja, wir wollen.«

Show thread

啥玩意儿,我有个图片渲染出来跟计划中不一样,该暗的地方太亮了,我花了一整天 debug 没 de 出毛病,只好先放下了。今天我在 Mac 电脑上看了一下同一张图片,发现正确得很,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比较崩溃的是我昨天连蓝牙耳机的时候,手滑点成了列表的下一个设备,于是手机开始试图连错误的设备,没有办法直接取消,只能要么等待提示连接失败,要么关掉蓝牙并等待重启,总之过了大概半分钟我才能重新操作,然后我不出所料地手滑点成了列表的上一个设备。
哭哭。
输入以上文字的过程误触七次。

Show thread

再打错字我就要哭了,今天的我好脆弱
(当然我在打上面那句话的时候也不出所料地误触了)

Show thread

Google 为什么会认为 input 和 include 是近义词,还厚着脸皮给我加粗关键字?搜不到你就诚实地告诉我搜不到嘛,非要在这里混淆视听,跟 netflix 上的搜索一个德性。

Show older
Mastodon

本吧试营业,服务器位于德国,还没有吧规。欢迎小伙伴们分享生活和语言豆知识。(新用户注册请填写申请理由,或附上别处社交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