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在小说里揉数理知识还蛮难的,知识太简单的话没意思,太复杂了门槛又高,讲得太多容易出纰漏,一笔带过又太敷衍,感觉王小波这个程度刚刚好,我很喜欢​:blobcatshy:

Follow

这么说来,我就不太喜欢《你一生的故事》那种的,揉了很多物理学哲学语言学的基础知识进去,但是全都点到为止,结论下得很草率匆忙,整个的理论也不太站得住脚,比如从光走最短路径推出光会预知目标、学会了某种语言就能预知未来这样的设定我接受不能…特德姜的其他作品还没看,目前在看软件体的生命周期,感觉还可以。
刘宇昆的风格就很不一样,他不讲基础知识,而是把适合用来写论文的 ideas 揉进一个故事里,比如妓女的眼睛里装有摄像机、用无线信号记录人的行动,等等,比较喜欢这种的。
以上这两个都是科幻,和王小波本来没有可比性,但王小波写的都是些基础知识,比如“无理数无限不循环”“单一样本不能推论总体”“勾三股四弦五”“跑仿真”,却发散得又很巧妙,喜欢这种处理。

· · Web · 3 · 4 · 16

看了特德姜的《除以零》,第一段就让我跳起来:

multiplying infinity by zero produces only zero, not any other number.

不是,你都知道了 division by zero 是 undefined,怎么不晓得 ∞ × 0 也是 undefined 呀?
看到后面的心情也是相当难以接受…我只想看 1 = 2 的证明,你不证明给我看就不要在这里乱扯,真的证出了 1 = 2 的话疯的肯定不是你一人,肯定不会是 “Most […] would follow the proof mechanically, and be convinced by it, but no more.”

还有必要看特德姜的别的作品吗​:aru_8111:

很奇怪,《红拂夜奔》里的王二也一直在证费马大定理,说他证出来了,我就信了,也没要求他证,怎么 1 = 2 我就要求特德姜证了?
可能一是王小波一直在胡扯,所以他说啥我都信,二是其实怎么证的并不重要,时时刻刻都在证、什么情况下证出来的、证出来之后怎么办才是关键。但是我对于科幻的要求和期待就不一样了,如果他试图围绕着这一个点讲故事的话,证明方法就不能一笔带过,起码要讲个思路 ​:aru_0190:
为什么我一直在拿这两个人比较也很奇怪​:aru_0190:

我真滴好喜欢,但是喜欢的不是古代的那一部分,而是作者时时刻刻在寻找当时的事件和自己的经历的联系,像是他一边生活一边在写这本书,把自己的生活也揉进去了。我读书的时候也总是揉自己的经历进去,时时刻刻都在毛象上发散,我觉着我写评论的时间比看书本身的时间多多了。
再摘一下文末的这段:

我的书写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有人告诉我说,不能这样写书——写书这个行当我还没有入门。他们说,像这种怪诞的故事应该有一个寓意,否则就看不明白。我不能同意这种意见,虽然我一贯很虚心。在我看来,这个故事一点都不怪诞。我不过是写了我的生活——当然这个生活有真实和想象两个部分,但是别人的生活也是这样的吧。生活能有什么寓意?在它里面能有一些指望就好了。对于我来说,这个指望原来是证出费尔马,对于红拂来说,这个指望原来就是逃出洛阳城。这两件事情我们后来都做到了。再后来的情形我也说到了。我们需要的不是要逃出洛阳城或者证出费尔马,而是指望。如果需要寓意,这就是一个,明确说出来就是:根本没有指望。我们的生活是无法改变的。

@unagi 这不就是以前常见的软硬科幻的区分么。当时总有人说不清楚,以为是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区别,但其实完全不是。我一直都觉得好的科幻应该把在前沿科学内可理解可解释的假想设定为推动剧情的核心要素,其他所谓科幻都只是套个皮,拿太空背景写个三国演义都行。

@eleutheria 我一直没太搞懂软硬科幻的区分…我是觉得如果一个作品试图讲逻辑的话就得讲严密了,如果一开始就摆出不注重逻辑的态度那我就拿来当背景设定,都可以。

@unagi 软硬这个术语似乎只有国内才有,历史上也是一笔糊涂账,不继续用也行。但是它的作用确实是帮助我们更好地提出文学批评标准的问题。幻想类毕竟属于类型化的文学,讲科学逻辑的是一类,不讲科学逻辑的(但可能是完善的异世界幻想)是另一类,在各自的领域自得其乐,符合各自读者预期。处于二者之间的是对类型的突破,有挑战性,也容易因为不被接受而失败。至于完全没逻辑的那种,如果它还是希望被当作幻想类,我想大概无论如何都不会好看的吧。(笑

@eleutheria 我一开始也以为国内才有,但是看了下不是的:en.m.wikipedia.org/wiki/Hard_s
我其实更喜欢讲科学逻辑的那一类,但是逻辑讲得让我挑不出毛病或者毛病可以忽略的作品很少,不太讲逻辑的倒是有很多别的出彩的地方,所以从作品比例上我倒是更喜欢后者…

@unagi 哦原来如此,我之前可能信息源有误。不过确实,作为不太挑食的读者当然喜欢什么看什么,也不必拘泥于类型了。

@eleutheria 是的,反正好看就行,我没有特别偏爱的类型,感觉很多类型也还没见过

@unagi 我也很喜欢,还有万寿寺这篇的现代生活部分也很有意思,这两个王二一个研究数学一个研究历史

@unagi 还有某篇的王二是做AI研究的,搞笑的是这些东西他都确实接触过,比如我看到了这个考据

91biji.com/social/leon/framebo

@Cronopio 腻害,我看维基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他是什么背景的

@Cronopio “闲着没事搞了个发明。原有中文软件是用线扫描方式出汉字。我做了一个用调整字模发生器方法出汉字的系统,自以为很优越,可惜还未找到用户。用此法可以很容易地在西文软件上出中文窗口,还在SPSS上加了几句骂娘的话。”
笑死了,这是不是卫公的发明没有人需要的灵感来源

@unagi 感觉也分受众吧,我知道的物理人都极度喜爱《你一生的故事》!我是觉得前三分之二写得特别好,学习 heptapod 语言过程的详实叙述特别打动我,看到 variational principle 也很惊喜(我也不是很喜欢光线那个例子,但更好的例子也更不利于非物理专业的读者理解大意)。后面女主习得预知未来能力那里比较牵强,就随便看看了……

@QuantumBubbleTea 我觉得他对学习语言的描写没有打动我,远不如我自己学语言或者看语言学相关内容的体验。我是觉得他自己脑内有一个这样的抽象概念,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是怎样,如果他能举任意一个具体的例子,比如画出来,那我会更信服。《除以零》那篇也是类似感觉,一直说自己证出了 1 = 2,然后一直描写证明这个东西的意义,但是又不给我看证明。
光线那个例子,因为它感觉是整篇的理论基础,或者说思维的出发点,所以不喜欢这一点的话对阅读体验的影响就很大。
至于习得预知未来能力这一点不是后面才出现的,文章从开头一直在用未来时,比如 You'll be twenty-five,一开始我还不懂这个时态,后来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本来是一个特别好的伏笔,或者结构上的安排,也是全篇的主旨,但就是这个能力的获得方式没有让我在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觉得很多知识他就是提了一嘴,没有充分描述就立马跳到结论。我其实想看更物理一点的,但是感觉可能不如看教科书​:aru_0160:​一时没有想起来真的有把理论在小说里揉得特别好的作品。

@unagi 我个人觉得学语言那部分的重点不是语言本身,而是在描述一个人类循序渐进地探索完全陌生未知领域的过程,他的描写让我联想到现实世界中粒子物理的发展史(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Griffiths 的 Introduction to Elementary Particles 的第一章),确实有很多微妙的相似之处。variational principle 那里对于物理人来说不需要借助例子去理解,而是会直接被这个 idea 本身吸引住,因为具备相关知识而觉得这个脑洞(在外星人部分)合情合理,而且难得戳到了理论物理最质朴核心的方面,比 fancy 的高科技或者数理化知识碎片阅读体验好太多了。

@QuantumBubbleTea 因为他讲的这种体验我也有,所以仅仅声明有这样一种东西本身不能引起我的共鸣,我必须要看到某个概念和具体经历的联系。所以王小波那种比较戳我,虽然不同类型的作品这么比起来怪怪的​:aru_0160:

@unagi 嗯,共鸣很多时候是基于自身的知识体系和经历的,再经典的作品也不可能引起所有人的共鸣,你大概就是不属于那篇的受众吧……

@QuantumBubbleTea 我不太清楚到底怎样能引起共鸣,仅仅是有类似的经历对我来说是不足的,只有“作者描述出了我一直有但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经历”“作者用一种全新角度来看待我们都有的经历”这种才能引起我的共鸣,总之和主题无关,和写法有关,这篇看简介本来应该是戳我的,结果最后没有。
至于“描述一个人类循序渐进地探索完全陌生未知领域的过程”,我的体验是他不过是描述了人在接触任何一种全新的语言的时候会经历的东西,比如去学动物的语言,去试图跟与世隔绝的原始人交流。我可能更想看这方面的纪实文学,会描述得更详细。

@unagi 我是觉得他那部分把虚构的设定写出了记实风格,当然也有我联想加成的成分在,这个事情因人而异,以前读别的小说不是也有“我完全 get 不到,你通过脑补觉得合情合理”的情况吗?我和几乎所有学物理的同学/网友都觉得这是我们读过最亲切有共鸣的科幻,可能是大家有类似的联想加成。

@unagi @QuantumBubbleTea 我觉得所谓的预知未来这个点恰恰是这个作品文学性之所在。叙事方式造成的假象正好是解读整个故事的中心These:把最后获得的关于这种语言(即生命)的理解运用于回顾过去的生命,从而在这种理解下理解着过去生命时间上的理解,使得过去时间点上的生命理解似乎正是因为未来的生命理解才成为可能的。非常hermeneutisch.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Rhabarberbarbarabar

本吧试营业,服务器位于德国,还没有吧规。欢迎小伙伴们分享生活和语言豆知识。(新用户注册请填写申请理由,或附上别处社交账号)